再见

你好。
嘘,这里是小号

【战损】

血液如果滴落在地,从地表上渗透下去,或许将与地下水相互交融;或者会成为不可多得的养分,喂给生长着的植物。
没人知道最终这些血会到哪里去。
安迷修扶着自己伤的惨烈的手,跌跌撞撞的蹭着安全区的墙一步一步行走,血把用来暂时止血包扎的绑带染的通红,血也没止住,还在大滴大滴的往下落。
疼痛是不必说的,伤的如此严重所带来的痛感让他觉得这条手臂仿佛已经断掉了一样,当然伤的可不止仅仅一条手臂,安迷修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伤口撞在墙上的疼痛使他嘶嘶吸气,但即使这样他也只能勉强靠墙支撑着移动。
意识会随着失血过多渐渐模糊。
他都快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了。
流淌不停的血使安迷修走过的地区都沾染上了血迹;总觉得快要死了一样,安迷修想。
和安迷修有能什么纠纷的人有可能想着趁着安迷修伤的如此惨重会对他动什么坏点子。但幸运的是我们最后的骑士大人平时为人低调,所以即使是他放出了冷热流也没有多少人认识他,更别提现在这幅弱鸡样论谁也猜不到伤的这样重的人是积分排行榜中的第五名——双剑的安迷修。
冷流彻底碎裂,热流被拦腰折断,等伤好之后估计有的忙了,安迷修这样想。
‘受伤的时候多想点别的事转移注意力的话,就不会这么注意伤口所带来的疼痛了’
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这句话,反正安迷修是想突然到的,于是为了让自己好受点,他少见的让自己散发思维。
『冷热流没了的这段时间得靠积分商城里换剑先代替着啊,真是麻烦...』
『这副样子可千万别给恶党们看到,被看到了说不定就交代在这了。』
『这次得花大量积分治疗了....之后还得补回来.....嘶...真痛....』
散发的思维也被疼痛感染,逐渐不起效果,反倒是越来越让疼痛感变得明显起来。
“...a....”突然一阵眩晕袭来,安迷修眼前一黑,差点腿一软倒下去,一瞬的悬空感惊的他冷汗直冒,心脏不正常的高速跳动。于是安迷修选择停下来休息几秒,或许是十几秒,又或者是一分钟左右的事。
完了,可能支撑不了多久了,安迷修心想。
就在他觉得自己休息够了于是准备继续移动的时候,他听到了故意用力踩踏的脚步声,接着,迟了一步的神经感官意识到了来着可能是谁。
“哟!双剑的.....”
“.......雷狮。”
“....安迷修。”
仿佛一直绷紧的神经突然断掉,刚喊完一句话的安迷修再次感到眩晕,这次腿软直接让他顺着墙跪坐了下来。他试了下想让自己再次站起来,结果却是毫无效果。
该死,太丢脸了。
唯独不想让被规划为恶党的人看见。
羞耻极了。
超尴尬的。
凭空冒出许多的想法让安迷修措手不及,但是现在的情况让他无法冷静的分析与处理,疲倦终于还是向他袭来,这一坐让他找不回自己的力气。
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远去。
然后安迷修就陷入了昏迷。
独自出来散步的海盗今天倒是中了大奖。
于是他看起来很开心的笑道,
“最后——的——骑士——,你看起可真狼狈。”
“卡米尔,叫上佩利,咱们把这位狼狈的骑士大人带回去。”
“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战利品呢。”